什么医院才有毛发移植

2017-12-19 02:33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深圳哪家种发医院好,种植头发能保持几年,深圳植发正规医院在哪里,中国医师协会指定的毛发移植医院,广州荔湾医院植发中心,佛山哪里的植发医院好,中山市种植头发排名,脱发有治疗成功的吗,珠海植发医院那家好,广州有那几家植发医院是正规的

  原标题:中日间这次“二次元接触”,我们学到了什么?

  中国漫画大V眼中的日本动漫。

  编者按

  日本动画电影《烟花》12月1日在中国上映,首日票房突破2000万人民币,再次唤起了中国80后、90后对日本动漫的共同记忆。《哆啦A梦》《樱桃小丸子》《名侦探柯南》……层出不穷的经典动漫已成为日本文化对外展示的标签。11月底,由环球网、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和日本驻华使馆新闻中心联合组织的中国青年动漫名人代表团走进这个“动漫王国”,近距离感受它的脉搏。

  20

  位于东京中心的秋叶原电玩店与动漫店林立。各种形式的动漫周边设施也层出不穷,包括模仿游戏中的场景设置、出场人物装扮的茶餐厅、咖啡厅等,还有穿着角色服装的女孩子在散发宣传单。

秋叶原售卖的动漫周边产品 

  动漫作为一种文化早已超越杂志和电视的范畴,渗透到日本社会的各个角落,被广泛运用于各领域,甚至包括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比如今年8月29日和9月15日,朝鲜先后两次发射导弹飞过北海道上空,之后日本地方政府发布的防灾应对指南正是一组4页漫画,告诉民众在校园、公园、海上、家里、农田、车里6个场景下应如何应对。

日前推出漫画行动手册《当导弹飞来时》,用浅显易懂的方式教导民众关键时刻如何保命。 

  数据显示,在日本,87%的民众喜欢漫画,84%的人拥有与漫画人物形象相关的物品。日本出版社KADOKAWA集团常务执行董事及漫画&角色局局长青柳昌行向代表团介绍,该公司成立于1945年,业务涵盖动漫、游戏、电子书籍、小说等,旗下杂志曾发表《X战记》、《新世纪福音战士》等广受欢迎的动漫作品。KADOKAWA漫画的读者男性多于女性,20岁左右读者占大多数,多为宅男宅女。日本外务副大臣中根一幸在与代表团成员交流时表示,自己很喜欢动漫,曾三次走进影院观看日本经典动漫《千与千寻》,自己一个女儿的名字用的正是女主角千寻的名字。

 日本外务副大臣中根一幸

  “20多年前,日本动漫还没有真正进入文化领域,大家都认为这是骗小孩的把戏,家长看到小孩看动漫都会制止。”日本影像产业振兴机构(VIPO)理事长、手冢株式会社董事长松谷孝征告诉环环(ID:huanqiu-com),直到15年前日本社会对动漫的看法才开始逐渐改观。一些政治家、经济学家、教师认为漫画里还是有积极意义的作品。日本驻各国大使馆以前在介绍日本文化时主要讲茶道、花道、武士道、柔道、能乐及歌舞伎,而现在一定会重点推介漫画。松谷孝征回忆说,50多年前,日本名校毕业生挤破脑袋才能进入讲谈社、小学馆等日本著名出版社,而很多人被分到受到轻视的漫画部门,让这些一腔热血的年轻人有劣等意识感,并造成他们的反抗心理。漫画作者与这些编辑人员形成了很好的互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漫画事业的发展。

  

  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播放的动漫作品中有六成以上出自日本,在欧洲这个比例更高,达到八成以上。动漫已成为日本第三大产业,占GDP的10%。在秋叶原一家知名二手动漫主题店,出售各种尺码的玩偶、玩具等动漫周边产品。虽然已是晚上,顾客仍络绎不绝。服务人员告诉环环(ID:huanqiu-com),每天有上百中国动漫迷来他们店里采购书籍及动漫产品。

  日本一些此前趋于没落的行业也借助动漫东风再起。比如,在日本备受追捧的《刀剑乱舞》游戏以及衍生动画、舞台剧使“二次元”们(代指活跃在动漫圈内的年轻人)将自己对角色的爱意传达到实体上,这一刀剑热潮让原本门可罗雀的刀剑美术馆人气上升,提振了传统刀剑铸造业。

  日本是中国最大的动漫进口来源国。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中国从日本进口动画金额占进口总额的85.64%,这一数字在2014年为76.02%。日本动漫近几年没有停止扩展中国市场的步伐。由新海诚执导的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去年年底在中国上映后斩获5.76亿人民币票房,而改编自岩井俊二原作、由新房昭之执导的动画电影《烟花》12月1日在中国正式上映后,首日票房累计突破2000万人民币,当日票房排名第二。

 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

  “日本动漫行业已经较为成熟,有一系列的产业关系相辅相成,但也可能会出现隐患”。参访团成员、贵州民族大学人文科技学院教师韦欣表示,日本成熟的动漫业在网络时代可能受到较大冲击。因为这种成熟使得动漫作品的内容似乎形成了套路难以突破,也似乎让制作人忘记了一些东西,反观20年前的日本动漫作品,几乎都可以算作经典,而当今作品的内容和制作精良程度都再难回到当年。

  代表团成员冷玉朝也认为,日本动漫业存在创新不足的问题,没有抓住互联网发展趋势进一步扩展漫画行业的边界。龚毅坚(笔名口袋巧克力)认为,日本市场也面临和中国类似的大环境,出版业在下滑,年轻人的阅读方式在变化,但这种转变没有像国内一样快。在中国,之前有很多不错的漫画杂志,但在短短的一两年内互联网平台快速兴起,这种变革是一种颠覆式的。

 

  中国近年来涌现出《大圣归来》《大护法》《大鱼海棠》等一批优秀动漫作品,在制作以及票房方面均表现不俗。代表团成员刘泠汐(笔名牛轰轰)表示,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中国大批网络漫画作者、活跃的动漫平台以及优秀作品,同时也遇到一些问题,中国从业者仍在不断摸索。

  不少国内漫画近年来也在不断走出国门。在代表团成员冷玉朝看来,中国动漫想要走出去,必须把握住市场规模比日本更大的国内市场。当前,中国动漫产业还在发展阶段,要向日本、美国等国家学习,不管面临什么挑战都要以质取胜。代表团成员、张小盒动漫主笔陈缘风表示,“中国的漫画行业在追求市场化过程中变得浮躁,很多行为都抛弃了原来的艺术追求,导致现在从零开始,需要很长时间来建立市场规则。”

  在微博拥有320万粉丝的陈磊(笔名动漫行者)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经济萧条,在经历社会动荡之后,人们更喜欢追求精神上的东西,这样的大环境促进了漫画的发展。再加上良好的市场环境、优秀的漫画作者以及成型的氛围成就了今天日本漫画业的繁荣。这一切发展条件都为中国漫画从业者和整个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思考。

  “我们也是受日本漫画的影响而衍生出来的一批漫画作者,很多作品的风格都深受日本动漫的影响”,代表团成员、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动画系教师孙思然认为,日本主要是靠纸质书和衍生产品的发行获取收入,而中国的图书市场却在逐渐缩减,书店逐渐消失,书籍的出版发行受到了网络的巨大冲击。陈缘风认为,中国在传统的杂志这条路上没有走得特别完善,现在进入网络时代,腾讯动漫、咪咕等漫画平台的崛起给很多漫画作者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可以提供让作者生存下去的稿费,甚至可以直接做动漫作品的电影改编、动画改编,这是非常好的事,也是市场规则已经慢慢完善起来的表现。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不管是作者的创作成熟度,还是市场机制的完善都会越来越好。“中国漫画的发展不应照搬日本模式,应该走出自己的路子”,韦欣说。

  “随着制作产业的全球化,日本的优势逐渐在减小,中国近年也出品不少让人能够看到希望的好作品,未来一定会至少在亚洲范围对日本造成不小的冲击”,在孙思然看来,从产业上,日本的发展已经在顶端,继续优势领跑的地位会逐渐失去,来自中国的竞争会越来越大,如果中国把握好产业管理方式,这一进程将会加速。

  同行的漫画作者们均表示,希望国家与市场能在版权保护、展示与推广途径等方面给予国产动漫更多支持。

  

责任编辑:初晓慧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广州市头发种植医院

山西内陆潮州市种植睫毛机构

视频/ 广州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好吗
新晋界白云区种植眉毛排名